2013年5月16日 星期四

工作筆記:在概念階段



在概念階段時,容許一些意外、隨機、出發或轉彎。在隨手拿來的紙上,試圖整理一些構思的痕跡,而畫上方格時,那些紛亂的idea因子便開始排序。開始排序的時候,就要盡可能穩住方向,太過天馬行空的話,會變得冗長而無法得到結論。那就變成在浪費時間了。

就像是,開發某種新口味時,該加入多少果乾、果肉、果泥,型式?時間?比例?完成時口感很滿意,那麼放了兩天、兩週、一個月以後會怎麼樣呢?時間因素加進去的時候,到底會因為「熟成」增添風味而加分,還是因為水活性過高變成了提前失去風味的風險因素?

也許一切都很美好。
也許必須要徹底承認,再來一遍。雖然它可能是一件麻煩事。

在概念階段,容許靈感不斷的跑來,但執行時就必須專注於一點,否則就成了雜念。但如果這個雜念實在很不錯,偶爾也會稍微速記一下,持續進行眼前的事。又或者就真的為了這個「雜念」停下來,讓它衍生到某個足以記載的段落。

記載的目的是為了回溯,憑藉一些畫面、片語或段落回想當初的情境。

當概念與以方格、數字、方位、濃淡、稠密、文字敘述或出現箭頭時,也許就要開始邁入成型的前置階段了,開始要準備一些表達概念的方式,例如圖解、簡報、言說或作出模擬物,然後開始進入溝通的過程。

當芳香或香甜進入在吃的嘴巴,可不可以容許更多意料之外的什麼?

然後發現一件事:所謂的概念,至少有一個意義(或目的)的存在核心,以及圍繞它的一些可供調整的範圍。在時間因素加進去之後,至少還容許轉彎,補充或修正。

就像是,在麥芽糖的內裡或外圍注入水果元素,前者想釋放持久又緩和的風味,而後者是展現直接而明快的韻律感。

而剩下的,交給時間來訴說。不管回應而來的是會心的微笑或是爽朗的咧嘴,總想得到一些可供敘述的段落。也許是偏好吧,比起「甜度13,花香調,濕潤4,硬度7」總是稍微偏好「夠甜,帶有金桔的芳香、略含水份、很耐咬卻不太硬」的描述。前者精確而爭議少,而後者像是詮釋學。彷彿還有某種若有似無的詩意。而原來所謂關於煮糖的這件事,竟也同時關乎理性與感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