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7月7日 星期日

工作筆記:鳳梨,如此醉人

鳳梨千層派,取自公開授權網站網路照片


鳳梨料理:


在書寫過程中提及鳳梨,自然湧上的是酸甜與流淌的既定印象。以果肉形式食用,能使舌間帶來清新爽口的味覺體驗。加熱後,無須任何添加便能使甜度達至22度。冰鎮則能將果肉予以冷冽的味蕾刺激。冷凍後的鳳梨於室溫中靜置回微涼,或許果肉中水分結凍時撐大造成空隙,吃起來有微妙的氣泡和顆粒感。


如果此時能用捲心菜將他們包起來,空隙處填入苜蓿芽,放上少許的橄欖油,即成可口極富地中海風情的沙拉。舉世聞名的情聖唐璜曾造訪地中海區域,不僅留連忘返那些甜蜜可人的女子,更永遠難以忘懷捲心菜包鳳梨的酸甜滋味。


詩人拜倫更把這盤沙拉的精神發揮到極致,他將捲心菜比喻為女子的裙襬,鳳梨隱喻為女子姣好的身段。當捲心菜一片片剝開──接下來便是曖昧、交疊、密合、芳香、氤氳、濕軟之類的,極為耽溺的字眼。


魔幻文學的發源地拉丁美洲則盛行兩種吃法,其一是熟鳳梨丁上灑胡椒粉,放在桿平的麵皮燒烤後食用。(說不定是窯烤披薩的始祖?)另一種則是將果肉打爛,加熱成糊狀,填入層層的餅皮之間充作餡料(鳳梨千層派的起源?),混入紅糖、肉桂、丁央或甜紅藜調味。


香料在南美洲具有魔魅、傳奇、咒法和誘惑的隱喻地位,藥草茶方不僅能治療疾病,混入食材,還具備追求健康、誘惑愛人、壯陽滋陰或闔家平安的意義。


聶魯達照片,取自網路
鳳梨醬的酒釀版和鳳梨氣泡酒:
將鳳梨靜置後熟,加入少許醱酵用的酒麴及當地熟麥後封罐,幾個月後即成類似稀飯的糊狀物,智利地方將其當果醬塗抹使用,或取少許糊狀物沾於細冰上,鮮切鳳梨片沾取食用。


鳳梨果肉入紅茶的滋味令人難忘,那是極具禪意的東方意象。烘雲托月,如溫婉均衡的協奏曲。來到南美則大為破格,鳳梨釀入瑪黛葉中,沖入浸過辛香料的滾水。熱飲逼得毛孔全開,汗水淋漓;涼飲則微辣又微醺。冰飲可以嘗試看看,可以明白「冰火」的意義。


此方演變多年後來成了鳳梨氣泡酒,由伏特加、鳳梨片、鳳梨汁、氣泡水各以若干比例調製而成,當地相傳此方為「愛慾海灘」,還據說此名源於聶魯達詩作,試節譯如下:


妳的吻,是星光閃爍的黑夜裡
露水沾及花瓣晶瑩的淚眼水珠


妳的眼睛,是蝴蝶的翅膀微笑展翅
妳的裸背,是連綿山巒下,搖曳不已的深情的小麥
‧‧‧
‧‧‧
妳的胸頁,彈跳時是噗噗亂跳的飛翔的鴿子
當舌尖忘情路過,接下來是忽高忽低連續綿密的輕嘆


妳的體內,是令人流連忘返的高熱的熔爐
緊緊吸附象徵男性勃發的尖石,共赴連場雲雨之境
飲下源自於妳深穴的甘美滴露
那是令人神往的愛慾海灘‧‧‧‧‧‧
‧‧‧
‧‧‧

(再翻下去,就要越來越A囉。就此打住。)


氣泡調酒示意圖,取自公開授權網站網路照片
「愛慾海灘」這個字眼脫離隱喻,直截了當,明目張膽。鳳梨氣泡酒是試探性的邀請,若對方接受,接下來便可衍生這樣那樣的情節,共赴專屬兩人的衝浪世界。


此類氣泡酒/氣泡果汁通常作成冰飲。而私下倒有一方:將伏特加酒改成甜橙君度酒,杯口抹上粗細各半的鹽,以浸酒的鳳梨片裝飾,飲用前須先點火,完成冰火意象。浸過久再微烤的鳳梨片,則能予以更具肉慾的體質。


另一種作法則是將甜橙君度酒加熱後再植入鳳梨氣泡水。一般來說氣泡調酒絕少做成熱飲,因為氣泡加熱後會立刻消失殆盡,但在甜橙君度酒卻仍維持約二十分鐘。從「藍海理論」的角度觀之,熱調酒在一片眾多冰酒之間,具備獨樹一幟的辨識度。藉由火焰炙烤的過程,熱 鳳梨氣泡酒更具備煽情的程度。


若認真追究,熱鳳梨料理如東方有「鳳梨糖醋 排骨」,在西方則有「鳳梨雞汁肋排」,翻閱典故,信手捻來,竟都少不了肉慾生香的畫面。回到現代,鳳梨窯烤比薩及剛出爐的鳳梨千層之類的甜點,是否亦具備等量的調情的體質?


然後不禁聯想,在聶魯達的引導下,從鳳梨釀到鳳梨氣泡酒,故事已然成形。而東方詩仙李白和聶魯達個性皆屬豪放瀟灑一派,若兩人在地下相見,理當臭味相投。


惟不知,喝遍天下好酒的李大學者,首次品鑑鳳梨釀或鳳梨氣泡酒,不知會有怎樣的心得?